二分彩开奖历史记录|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作品評論 > 正文

郭順敏:《營陵詩苑》代序——不可辜負的深情

更新時間:2019-04-04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振祥先生囑為《營陵詩苑》作序,已五月有余,從柳陰春水的鳶飛四月,到花香月圓的中秋時節,吾常以俗務纏身為托辭和借口,遲遲沒有動筆。究其原因,一來此乃人文璀璨、名流輩出的古營丘昌樂,絕非泛泛之所、尋常之地,故而心生敬畏,自知這個詩詞集序份量很重;二來昌樂乃吾公爹谷恒山先考六十年前主政愛民之地,昌樂百姓至今仍記得他的故事,感念他的恩德,這份情,因緣很深。僅這兩個原因,教我每每想來便思慮重重,不知此序應如何下筆。時至國慶長假,欣聞萬山集團愿意出資贊助《營陵詩苑》的出版,萬事俱備,只欠斯序,便狠下決心,足不遠游,閉門謝客三日,方成此篇。

  吾觀《營陵詩苑》,題材多樣,內容豐富,誠乃文人雅士的樂學之集。勤學善思,乃國人推崇的君子修身之道。荀子《勸學》篇有曰:“學不可以已。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作為齊文化的發祥地,昌樂自古人杰地靈,積厚流光,俊采星馳,見諸典籍史志的歷代名流不勝枚舉。如:戰國時“滑稽善辯”的淳于髡;東漢末年“慷慨有悲心”的徐干;“明于知時”的管寧;南北朝十大名相之一的王猛;《韓熙載夜宴圖》所繪的南唐名臣、文學家、“神仙中人”韓熙載;北宋一代畫師李成;明代集成《昌樂八景》詩詞的于子仁;濰坊最早的女詩人梁頎;清朝一門五代七進士的閻世繩、閻循觀等,都是彪炳青史、各有建樹的飽學之士。歷數《營陵詩苑》目錄所列七十多位入選詩家,既有六十年代初執掌一方、政聲遠播的昌樂縣委老領導,也有古稀之年不辭辛苦、傳承文化的營陵詩詞學會老會長;既有傳道授業、潛心詩教的辛勤園丁,也有工聯善詩、精通書畫的公職人員和個體業主。他們自愿結社,寄情山水,雅集采風,吟哦古今。無論是鐘情平水古韻,還是偏愛中華新韻,皆行吟宕墨,各得清趣;抑或以賞花琢玉之情評析一兩傾心佳作,以追遠鉤沉之思探究古典詩詞之源流,以靈秀溫潤之筆記錄雅集趣事,無不性情所至,筆下歡暢。即便是研究梳理相對枯燥的傳統詩學理論,也并未把方家之言做成艱澀難懂、拒絕普通讀者的所謂學術論文,使得《營陵詩苑》具備了親和曉暢的行文特點和雅俗共賞的常人情趣。凡此種種不惟文學之風雅,于鄉邦之文化建設亦多有裨益。

  再觀《營陵詩苑》,內容雅正,格律和諧,可謂生動鮮活的詩教之集。詩教,乃中華民族自古以來通過詩歌教化民眾的方法。我們的先人把詩奉為五經之首,“邇之事父,遠之事君(《論語》)”,并探索出一整套通過學詩、作詩、吟詩來進行啟蒙教育和能力訓練的卓有成效的方法,使人同時兼備以文字為載體的創造性思維和邏輯概括思維能力,為長達幾千年的文官體制奠定了基礎。同時,詩于歷朝歷代都寄托著中國人的希望和夢想,具有崇高的文化地位和審美價值,某種意義上起著與宗教相類似的作用。事實上,從《詩三百》的詩教啟蒙開始,歷經兩千多年的朝代更迭、歲月流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些《詩經》中的名篇名句,早已刻入我們的骨髓,融入我們的血液,與我們的生命和靈魂融為一體。而《詩經》穿越千年風雨至今仍保有鮮活的生命力,不獨因其文辭華美,瑯瑯上口,還緣于其內涵雅正,能夠涵養德禮,觀其心志,壯其聲勢。在這冊《營陵詩苑》里,雅與正、德與禮、情與志可謂俯拾皆是,隨處可見。且看王永成先生這首七律《鄭板橋在濰縣》:“屈就烏紗七品官,掛懷總是急民難。胸中端的蕭蕭竹,筆下非常綽綽蘭。書及大家呈勁骨,詩成名句起波瀾。標新更俗奇男子,使得世人當怪看。”這是一首贊譽七品縣令鄭板橋的詩詞佳作。眾所周知,鄭板橋是清代一位愛民如子的清官,因其治理濰縣期間勤政廉政,無留積,亦無冤民,深得百姓擁戴,頌聲流遠。鄭板橋同時又是一位詩書畫“三絕”的清代才子,“揚州八怪之一”,其詩以在濰縣所作《竹枝詞》成就最高。其一生只畫蘭、竹、石,自稱是“四時不謝之蘭,百節長青之竹,萬古不敗之石,千秋不變之人”。鄭板橋為官清廉,耿介一生,品德如磐石般堅強,如清竹般勁挺,如蘭花般高潔。其從政之德、政治品格和藝術造詣《鄭板橋在濰縣》這首詩皆有歸納與稱頌。再看劉樂一先生這首七言絕句《泰山訪梅》:“二月驚蟄龍嘯時,泰山出谷訪梅遲。高林逸韻君知否,正看凋花惜兩枝。”梅花是中國傳統詩歌最常見的審美意象,以其曲折多姿的形態、經霜耐寒的特性受到歷代文人的普遍喜愛與反復詠唱。梅花常常被文人墨客詮釋為一種孤高絕俗、貞潔自愛的君子情操,詩人則多以梅花隱喻自身的美德和獨立高標的精神境界,劉樂一先生詠梅正是對其個人品行的觀照與珍愛。還有張立志先生的這首七律《野花》:“自憐自惜自殷殷,愛在千巖萬壑間。生不侯門心不淫,命無貴第恥無關。海棠夜雨空流淚,楊柳春風任折攀。贏得平生身似玉,何悲一世守空山。”不止是梅蘭竹菊四君子,就連生長在千巖萬壑之間、既不知名亦無人欣賞的野花,在立志先生的詩中筆下,竟也如此自強自愛、平凡而高潔。在《營陵詩苑》里,大量借物怡情、抒懷、表節的雅正之作嚶嚶其鳴,搖曳生香。

  縱觀《營陵詩苑》,崇德揚善,明禮懷鄉,實乃昌樂民俗文化的覽勝之集。昌樂乃東夷文化發祥地、齊國古都的始發地,古老的史前文明和東方文明在昌樂這片土地上交相呼應,熠熠生輝。昌樂境內共有40多處第三紀玄武巖古火山群,藍寶石礦藏居世界之首;大汶口文化遺址20多處,龍山文化遺址60多處。堯舜禹時期帝堯曾在昌樂一帶治水,堯山、堯溝因此得名。商末孤竹國君二子伯夷、叔齊“夷齊避紂,居北海之濱首陽山”。自秦漢時,昌樂孤山(首陽山)已建有夷齊祠,在首陽山巔建有昭賢祠,千百年來一直有周邊百姓前來隆重祭祀,形成了首陽山民俗文化的一道獨特景觀。周初姜尚輔佐武王伐紂,始封于齊,建都營丘,齊國后來成為富甲天下的東方強國,“營丘”地名一直沿用至今,古垣遺址至今尚存。這些考古發現和地方民俗、名人軼事都從不同側面展現了齊文化發源地厚重的人文遺風和歷史風貌,于《營陵詩苑》中皆有記錄與再現。如范永來先生的詞《浪淘沙•張行婆》:“昌樂好河山,自古多賢。行婆高品后人傳。司馬著文揚婢女,如鏡高懸。 君子喜衣冠,民度饑寒。道德仁孝最為先。良善遺風何處去?還看今天。”據《昌樂縣續志》補遺司馬光撰《張行婆傳》記載,張行婆,宋代昌樂人氏,因奉佛修行,忠孝行善而被尊為“行婆”。張行婆的生平事跡諸多方面值得當代人學習效仿,永來先生詞作便可為證。再如盧振祥先生的七律《首陽山感夷齊》:“孤山松柏傲枝多,仰望名德蓋九河。叩馬阻兵鎬邑路,抱節絕粟首陽坡。流芳仁孝昭塵世,不朽忠魂化玉帛。歷代師儒崇道義,今人猶唱采薇歌。”伯夷與叔齊是西漢史學家司馬遷《伯夷列傳》中記載的兩個歷史人物,該傳收錄于《史記卷六十一•伯夷列傳第一》,冠《史記》列傳之首。伯夷與叔齊二人先是拒絕接受王位,讓位出逃,武王伐紂的時候,又以仁義叩馬而諫。等到天下宗周之后,又恥食周粟,采薇而食,作歌明志,最終餓死在首陽山上。不僅史學家極力頌揚伯夷叔齊的積仁潔行與清風高節,在《首陽山感夷齊》這首詩里,振祥先生也一連用了傲枝、抱節、流芳、仁孝、忠魂、玉帛、道義七個帶有鮮明感情色彩與道德指向的詞語,表達了對古圣先賢的追思與贊譽,可謂“長歌正激烈,心中愴以摧(《滄浪詩話》)”。女詩人岳坤的《方山石》,則采用了白描與烘托的手法,先景后情、層層深入,對家鄉的風物和自然風光多有寄情與歌頌:“嶙峋錯落色平平,散作沙塵聚作峰。嵐氣霞光憑暈染,繁花秀木共枯榮。雖無資質補蒼昊,早把藍晶蘊腹中。一自明珠逢慧眼,名馳天下價連城。”而在祁汝平先生的眼里、心中、筆端,昌樂更是一處鳥語花香、風景如畫、美不勝收的人間仙境:“騷客偕行仙月游,長堤即興競吟謳。平湖浩渺輕舟蕩,翠嶺逶迤黃鳥啾。 波瀲滟,柳嬌羞。蜂翩槐谷唱聲柔,撩人最是林深處,愛侶雙雙笑語稠。”(《鷓鴣天•仙樂湖即興》)這闋詞嫻熟運用了擬人、白描、對比等多種創作手法,采取動靜結合、虛實結合的抒情方式,雖無一字直陳對家鄉的情和愛,卻達到了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情景相生、一切景語皆情語的藝術效果,讀來令人賞心悅目,心馳神往。

  《詩》曰:“嗟爾君子,無恒安息。靖共而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而景福。”意思是說,君子啊,不要老想著安逸。恭謹地對待你的本職,愛好正直之道。神明聽到這一切,就會賜給你巨大的幸福。中國傳統的“詩教”之說自古認為詩可以“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也正是這些儒家學說,千百年來深刻塑造著中國人的心性品格,濡染著華夏兒女的生命底色,使詩詞成為我們民族精神的最佳載體,讓行走在廣袤大地上的華夏子孫,隨處可以感受詩詞儒雅國風的浸潤,隨時可以和那些偉大的心靈相互感應,隨手可以觸摸中華詩詞“博大而善感”的脈搏。透過這本凝聚著無數人心血與寄托的《營陵詩苑》,我們不僅看到了一個儒家文化、齊文化、紅色文化、時代文化交相輝映的營陵大地,也真切感受到了昌樂文化的提升發展、創新創造所積蓄蘊藏的巨大潛能、天然稟賦與噴薄張力。讓我們在這個優秀傳統文化備受重視和推崇的偉大時代,傳承中華詩詞,講好昌樂故事,將優秀傳統文化融入現代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知行合一,貢獻桑梓,讓昌樂呈現“郁郁乎文哉”的美好氣象,不辜負這片古老土地的恩賜與深情。

  最后,奉上我第一次踏上營陵大地時的和淚之作,是感慨、感動,更是感恩!

  一聲昌樂我來遲,抱里清藍望眼濕。

  書載父公決遠計,人傳主政有真知。

  高懷以鑒高崖水,福祉竟成福慧時。

  筆下仙湖春意滿,槐山明月正吟詩。

  ——郭順敏《營陵詩行有記》

  荷承雅命,不揣淺陋,拙成斯序,恭請斧正。

  再次感謝昌樂父老鄉親及詩友們的厚愛與雅托。

  戊戌八月二十七于濰坊

  (本文作者郭順敏,女,1965年7月生人,現任濰坊學院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黨總支書記,系中華詩詞學會會員、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李清照辛棄疾學會常務理事、濰坊詩詞學會會長)

二分彩开奖历史记录 必赢彩票网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外围投注官网 页游网西游争霸官网 胜负彩比分直播 五洲彩票官方网站 捕鱼多福技巧 陕西快乐10分在线投注 项目做一年不赚钱 领航智能计划软件pk10